不觉春晓

花店老板和她的工读生

隔了差不多快两年,完全没有写东西的想法,最近才终于有了这样的心情,补这么久以前的旧坑,也真是……幸好我最终还是想写完的,希望能把以前的脑洞都来好好地写一写。

 

 

 

第一章

 

 

早上七点,颜佳睁开了眼。刷牙,洗漱,喝了杯牛奶,吃了两片面包,踩着双七公分的高跟鞋出了门。

 

八点钟准时开了店。看了半个小时新闻,收拾了一下花店,九点开盘,买入了一只股票。

 

九点半,店里打工的伙计顶着鸟窝头睡眼惺忪地来上班了。

 

近午休的时候,稍微忙碌了一些。

 

她的花店靠近几座办公大厦,旁边有咖啡馆和酒吧,地段非常好。

 

玻璃门外的阳光洒进来,照得里面排列整齐的鲜花分外娇艳。

 

不时有衣着光鲜的都市白领们,趁着这个美好的休息时段,顺手就挑上一束花带走。

 

鸟窝头的伙计披了个皮衣,扒好了头发,风骚地开着他心爱的摩托车送订单去了。

 

五点来钟的时候,订单送得差不多了。

 

鸟窝头开始拿起手机玩游戏。

 

颜佳翻出了两本小说。

 

五点半,林萧萧推开了店门。

 

“颜姐~~~”林萧萧手里拿着两瓶啤酒,冲到了柜台,满口都是颜姐你想不想我,声音甜腻到夸张。

 

颜佳瞟了眼她的头发,故作惊奇道:“居然染黑了,这是谁这么大本事劝动了我们林大小姐。”

 

提起这个林萧萧就垮了脸:“哎呦喂,别提了,就回了一趟家,我妈以死相逼,说我要再顶一头杂毛出门她就去跳楼。我能怎么办,颜姐,求同情。”

 

林萧萧可怜兮兮地冲着颜佳眨眼,还故意卖萌地去扯颜佳的袖角。

 

奔三的人了,怎么好意思。

 

可惜脸生得可爱就是占尽好处,明明嘴贱又得瑟,眼睛眨巴眨巴的样子,愣是一个秋水含波。

 

颜佳撑不住笑了笑,很卖面子的搭腔:“是啊,林妈妈太不仗义了,应该直接给你剃个光头,要多风骚有多风骚。”

 

林萧萧口里的酒就这么喷了出来,她恨恨地瞪了颜佳一眼。

 

上天知道她有多宝贝她这一头秀发,每天都要自恋地摸个够本,她亲爱滴阿妈拿来开玩笑都不许的,颜佳偏偏就爱往她死穴里戳。

 

林萧萧委委屈屈地独自喝光了一杯酒,撑着下巴靠在柜台上,无聊地左顾右盼,只按捺了片刻,又忍不住去撩拨颜佳。

 

“颜姐,你说我哪点不好,头发长,脸蛋好,身材也不错,你干嘛不肯跟我谈恋爱。”

 

“我对性向不确定的小毛孩不感兴趣。”

 

“哎呦喂,不要污蔑我!我哪里不确定,我确定地死死的!而且,人家一点都不小! ”

 

林萧萧很明显地意有所指,颜佳顺着意思往她胸前瞥了两眼,意味不明地唔了一声。

 

林萧萧气得拿手打她,闹完了她又有气无力地趴在了桌上,长叹道:“颜姐,你说我是不是有毛病,我真的讨厌死了那些追我的男生,可我又跟他们玩得好。我特别讨厌班里那些女孩子,磨磨唧唧的,烦死了,可是吧……我又很喜欢你。”

 

她眼睛睁得老大,故作无辜地看着颜佳,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

颜佳揉了揉额头。

 

世上就是这么不公平,她像林萧萧这么大的时候,正在发愁大学学费,从来不肯说一个苦字。

 

林萧萧聪明,好看,有钱,父母老来的独生女,却整天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郁闷地烦来烦去,偏偏还要自我感觉良好地嫌弃她的女同学罗里吧嗦。

 

所谓青春期的烦恼,真是让人羡慕。

 

颜佳又瞥了一眼林萧萧的脸。

 

虽然……她的青春期也太长了点。

 

颜佳速度地解决了一本小说,意犹未尽地合起来,开始算账,漫不经心地道:“你妈上次经过店里,还说你有一门作业没过,你觉不觉得你应该担心一下这个。”

 

林萧萧抱住了头,嗷嗷地惨叫了两声:“我回去要跟我妈吵架!我都进大学了啊,大学了啊!我妈怎么还拿我当高中生,每天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吃饭,考试怎么样,哎呦喂,我的亲娘,真让人受不了。”

 

颜佳想起林妈妈上次一口一个我家乖女,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

要是让她妈知道她家乖女每天晚上去酒吧打工,非气晕了不可。

 

正在此时,玩手机玩得如痴如醉的鸟窝头突然大叫了一声站起来:“我X,死了!”

 

看样子游戏终于打完了,他扒了扒头发,呆愣愣地看着店里的两个人。

 

六只眼睛对着六只眼睛。

 

林萧萧扔给他一瓶啤酒。

 

鸟窝头顺手接了,看了看挂钟,飞快地批起他风骚的皮衣,美滋滋道:“颜姐,我下班了,我去接我老婆回家。”

 

五秒钟内人就溜得没影了。

 

就这么一个花店里打工的伙计,突然间居然让林萧萧觉得羡慕嫉妒恨来。

 

快到六点半,门又被推开了。

 

进来的人穿了件及膝的长裙,配了件黑色的小外套,踩了双七公分左右的高跟鞋,头发利落地扎起来,脸上化着淡妆,唇色湿润,透着些微光泽,很艳。

 

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相符的冷淡,她扫了一眼柜台边形状亲密的两个人,招呼也不打一声,径自地坐进了后头的躺椅里。

 

林萧萧重重地哼了两声。

 

她实在是搞不懂。

 

她自认嘴甜,勤快,人美。

 

颜佳招工读生的时候居然不收她。

 

不收她就算了,还收了这个女人。

 

这个家伙对人爱理不理,动不动就消失,连声招呼都不打,甚至都不肯对颜佳笑一下。

 

颜佳却从来不说什么,店内的躺椅总是放在同一个地方,像店内的那些花一样,被颜佳精心照顾,就为了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工读生。

 

凭什么呀,凭什么呀。

 

林萧萧简直想仰天长啸颜佳的眼瞎。

 

可惜她嘴头上吃惯了颜佳的亏,也没胆开口说。

 

只好愤愤不平地又重重哼了两声,起身走人了。

 

林萧萧风风火火地离开了,店里瞬间就冷清下来。

 

颜佳继续百无聊赖地翻另一本小说。

 

 

 

夜彻底深了。颜佳的两本小说都已经翻完。

 

工读生睡在椅子上,仍然没有要醒的意思。

 

颜佳走了过去,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她。

 

手还没碰上工读生的衣服,她却突然醒了,睡眼朦胧地和颜佳对视两秒,迷迷糊糊地揽了她的腰,把脸埋进去,像是生气一样地嘀咕了声:“什么破书,看得我累死了。”

 

 热气透过衣服渗进皮肤,有好几秒,颜佳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

 像是过了很久,工读生才彻底醒转过来,僵硬地放开了手。

 

 “……最近很忙么?”颜佳尝试着找了个话。

 

 “嗯,在写论文。”工读生难得的和颜悦色。

 

 “哦……”颜佳没有了对着林萧萧的伶牙俐齿,维持着这个接近呆傻水平的对话。

 

 工读生突然意味不明地对着颜佳笑了下:“我导师跟我谈了,想让我留校。”

“哦。”颜佳的唇抿了起来,突然地觉得不安。

 

 工读生仍是笑,颜佳终于看懂,是很明显的嘲讽语气:“我妈要是还活着,肯定会很惊喜。”

 

颜佳嘴唇动了动,干巴巴地吐出两个字:“是啊。”

 

惊是肯定的,当年的小太妹读成了博士,准备留校了,怎么能不惊;喜却是未必,她妈一生好强,给她取的小名是宝珠,希望女儿无知无痛,平安喜乐,过最普通的生活-----大概是今生都不可能了。

  

“没有别的要说吗?”工读生等了会,挑衅似地看着颜佳。

  

 颜佳张了张口,没有说出什么来。

 

 工读生起身整理衣裙,拿起了包,像是准备离开,而后却又突然抬头对上颜佳的眼:“我没同意。我已经和公司签好约了,启明集团。颜老板还耳熟吗?”

 

 颜佳没有说话。

 

工读生笑了笑,她来这个花店三年,第一次对着颜佳笑得这么开心:“希望我也能像颜总经理从前一样,连跳三级,风光无限。”   

 

她靠的很近,气息若有若无地扑在颜佳脸上。

 

她今天穿成这样,也许是刚刚签好了约。

  

她笑得这么开心,想来是觉得颜佳会恼怒,所以才心情愉快。

 

而颜佳却只是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,觉得这淡粉的唇色湿润暧昧,几乎勾得人想要不顾一切地覆盖,研磨,碾压。

 

像是做过的无数次一样。

 

甚至可以比曾经的无数次更加激烈。

 

然而颜佳只是闭了闭眼,退开了一步距离,声音沉稳,显得十分冷静:“你这么聪明,你想要的,肯定都能得到。”
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曹米莉亚·斯卡雷待不觉春晓 转载了此文字